第一卷:卖身 - 你病了

所属目录:第一卷:卖身      发布时间 : 2021-10-28
咪乐|类似|直播|间 中国银监会原主席、中国浦东干部学院特聘教授刘明康,上海市政协原副主席、上海社会科学院原院长王荣华,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党组书记,上海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燕爽,复旦大学一带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上海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黄仁伟,新华社瞭望智库董事长兼总裁吴亮,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党委书记、副所长,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创新智库常务理事长王立胜先后围绕新时代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新使命担当,就如何更好地以科学咨询、政策研究助推党和政府科学决策发表主旨演讲。

  哪怕上了飞机,萧翼也是紧紧地抱着林梦,深怕一松手,她就会不见。

    林梦在心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耳听着萧翼在她耳朵边的耳语,是一声声的“对不起”。让这个也是高高在上的男人如此,也是够了!旁边坐着的是他的手下,穿着各异,但是也能感觉到那些人的疲惫。

    她微微眯眼,困倦地窝在了萧翼的怀里。这次别离,有什么东西,生生地从她的心里拽了出来,她到离开都没见到容凌,或许是好的,否则,她怕她会控制不住地让悲伤的情绪外露。

    突然之间,她感觉到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微微地颤抖了起来。然后,便听到一个手下急问:“翼哥,你没事吧?!”

    她猛地睁开眼,想扭过身去看。他却将她按地死死的,不让她转过头去。

    “别管我!”

    他低声,嗓音依然干哑,有点像垂暮的老人。

    她知道有些不对劲,略放松了身子,却趁着他也跟着放松的时候,猛地身子一扭,然后睁大眼看他。

    他的脸色别样的苍白,仿佛初冬地面铺上去的薄薄的一层雪。他的唇瓣来接她的时候,就看上去没有血色,此刻都有些发紫。额头上,还有两鬓间的头发,分明已经被汗水给打湿。

    她皱眉:“萧翼,你放开我!”

    伸手,去摸他的脸,却发现异常的冰冷!

    “你病了!”她如此断言。

    眼见着,萧翼脸上冒出的汗水更多了。更别提,那些被衣服给遮挡住的。

    即刻有手下插嘴,“梦姐,翼哥为了找你,都好些天没睡了,饭也不正经吃……”

    以萧翼在乎林梦的程度,林梦是当得起“梦姐”这个称谓的。无关乎她的年纪,表达的只是手下人因为爱屋及乌而对林梦的尊敬!

    “闭嘴!”萧翼低吼,却显得有点虚张声势,一点气势都没有。

    在她离开之后,他就一直绷着一根筋。他了解酷夏的性格,她自小在银狼组长大,什么都见过,所以也什么都做得出来,包括杀人。酷夏只说她没杀林梦,把她放下车,让她自己回来,但是他一直都是知道,酷夏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谁知道,她会把林梦给放在什么危险的地方。让他呆坐着,却是一刻都放心不下。

    调用手头的力量,监控着交通部门,追着酷夏的车,跑了很多天。酷夏一直都没回,他根本就猜不到酷夏会在哪个地方扔下了林梦,所以只能进行地毯式搜索。终于找到了她,他这些天绷着的那根弦,终于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了。一旦放松,身体的各项负面指标开始连连向他抗议,他也不是铁人,所以也支持不下去了。

    萧翼没有下令,手下也不敢自作主张,所以飞机还是往J市飞去的。

    林梦见萧翼这样,当机立断命令,让驾驶员立刻找个能下降的地方下降,尽快送萧翼去医院。手下面面相觑,看看萧翼,又看看林梦,面有难色。

    林梦微微抿唇,眉目间,流露出师承容凌的凌厉:“你们应该知道我在萧翼心中的分量,听我的,立刻就找个最近的医院让萧翼看病。”

    此刻萧翼疼的说不出话来,身体也发软地倒了下来,只是那一只胳膊,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力气,一直搂着她的腰不放。

    林梦如此放话,手下略一想,就听了。自己的老大为了这个女孩,快要连命都不要了,这种重要性,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去了医院,查是急性胃炎,胃部微量出血,需要马上进行输液。按理来说,这病疼起来也挺要命的,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忍下去的。按照萧翼的手下回复大夫的话,这个男人都饿了好多天了,还不睡觉,还猛chou烟,也难怪搞成这个样子。

    等他神智略清明的时候,她忍不住疾言厉色地教训他:“发生了天大的事情,都得好好吃饭,以后不要再这样蛮干了。你都差点搞成胃穿孔了,好在送医及时。还有啊,以后不要再抽烟了,那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皱眉,似乎表示抗议。

    她挑挑眉,“怎么,有异议?!”气势上突然就很女王!

    他抿了抿唇。

    她又道:“你那衣服,一身的烟味儿,臭死了,我给扔了。还有你兜里的香烟,我也给扔了。你要还想抽,以后就别往我跟前凑!”

    他错愕地眨了眨眼,突然低低地开笑。

    她脸上略一红,但却是抿着唇,鼓着双眼,瞪着他。这个男人敢说一个不字,她以后就再也不管他的事情,他爱糟蹋自己,那就随他糟蹋去!

    他却从被窝里掏出了手,缓缓地抓住了的小手,眼眸一闪一闪的,带着笑问她:“心疼我了?!”

    她撇嘴:“什么乱七八糟的!”

    扭头,不理他。

    抽开手,站了起来,自己捡了一本杂志,窝在一边的沙发上看了起来。

    他看着,脸上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放松。

    “好,我答应你,以后不抽烟了!”

    她故作自然地将杂志翻了页,嘟囔:“什么答应我啊,这是为了你自己的身体好!”

    他就又开始笑,笑声低缓撩人,像个妖精似的!

    在医院住了一天,缓过劲来了,萧翼一行人,又坐飞机离开,回到J市的小宅。没有继续去住院,萧翼只在家里开始了静养,每天都用熬好的小米、精汤喂着,好养胃。

    “你好手好脚的,还得别人来喂?!”

    林梦虽然嘴上没好气,但是依然无奈地左手举着调羹,一勺又一勺地往他嘴里送。

    萧翼眯眼笑着,吃下去一口,忙中偷闲,温声解释:“这不是病了吗,我手软……”

    鬼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手软呢?!他要人喂也就罢了,偏偏还指名道姓地让她来喂。剥削一个一只手不好的人,他可真是恶质!

    心里虽然腹诽,可林梦一想到他弄成这样也是为了找回她,就无奈从了他。

    她如此乖顺,萧翼就是没病也得装病,并且努力地让病期无限延长!希望新村的事情,她和容凌的相遇,萧翼都是知道的,这些自然有他的手下汇报给他。但是两人之间,也不过就是抱在了一起,没发生让他气到吐血的事情,他就当做不知道了。他之前亲了一个女人,然后又让酷夏把她给弄走了,让她遭了那么多罪,他本来就负罪于她,现在故意忽略这事,就当是互不相欠了。

    林梦这边喂完了小碗里的浓汤,见他摇头,就知道他这是不想喝了。就收了碗,拿起湿毛巾,替他擦了嘴,又拿过一边的棉签,替他的嘴唇上药。他这些日子着急上火,嘴唇上都起了泡了,也只能拿药给消下去了。

    抹完了药,她让他躺下睡一会儿。这个死皮赖脸的男人,直接笑着邀请她上床,和他一起睡,她直接免费送他一个大白眼,自己捡着数学书,看了起来。

    她看书,而他看她。

    他是个感觉敏锐的,通过这两天的接触,觉得她身上似乎发生了某些变化。他虽然到现在还摸不准到底变化了什么,但是也知道这种变化应该是利好的。

    之后,来了访客,却是酷夏,以及那个怎么看,怎么像酷夏的小尾巴的——萧奇奇!

    林梦一看到她,也不废话,紧盯着酷夏的眼,淡笑问:“你那天说,我要是回来了,就再也不会为难我,应该是一言九鼎的吧?!”

    酷夏撇嘴一笑。

    “这是自然!”

    却是不愿意和林梦多做废话,直接来到萧翼的床前,双手抱胸,看着他,似笑非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情圣了,可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那你现在不就看到了!”萧翼的眼神有点冷。

    酷夏哼笑了两声:“只见新人笑,哪见旧人哭啊!”

    萧翼略变了脸,瞪向酷夏的眼,分外的严厉:“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

    酷夏开始大笑,笑得全屋寂静,只有她一人的笑声。笑完了,她猛地冷下了那张浓妆艳抹的脸,恨声道:“当年,你说分手便是分手,只因为我和别的男人有了一腿,连个机会都不给我。我自认理亏,就认了!可你说说你现在,是怎么一回事?!林梦也是一个二手货,我没看到她比我干净到哪里去,你怎么就对她如此地宽容,还动用那么大的力量,要把她给找回来!人家在那个穷山僻壤,和旧情人欢欢喜喜地重逢,你怎么就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萧翼,你这心,偏地太厉害了吧!现在,总得给我一个说法的吧,我到底是哪里比不上林梦了?!”

    萧翼没想到酷夏还会说出这样的话,这些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自从两人分手,他找女人,她找男人,各过各的,也算潇洒,没想到,她现在却翻起了老账来。

    他皱眉,迅速地往林梦哪里瞄了一眼,见她神色淡淡,心里不知道是心安还是失望。收了眼,看着酷夏,口气也变得严厉。

    “那都是老黄历的事情了,你还谈这些干什么!你和我,也就是普普通通的朋友关系,上下级关系,所以,酷夏,认清楚你的身份,别在这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酷夏嘲讽,眸色降到零下冰度:“当时可是你提出的分手,那我总该知道我被抛弃的理由吧!我说过,那只是一时糊涂,没了那小子,我们可以重新开始,还可以在一起。你没二话,就说要分,我以为你感情上有洁癖,容不得自己的女人跟过别的男人,所以就认了。你若是找个干干净净的女人和你长久相处下去,那我自然没二话。可你找上的却是林梦这样一个女人,我心里就咽不下这口气,你必须得给我一个说法的!”

    “还能有什么说法!”萧翼脸色紧跟着不好了起来,对酷夏,因为之前的旧情,也因为她是老组长的女人,所以他主动忍让,对于她的某些动作,也权当不知道。可这次,她太放肆,太过了。他是银狼组的老大,他的女人,谁也不准动的!

    “感觉没了,自然要分手的,再腻歪在一起,只是徒惹人讨厌!”

    “我不信!”酷夏狠狠地咬了咬大红色的唇,唇膏被晕染开,仿佛抹了血一般,让人心惊的色彩:“你只是在气我的吧?!我不信,你对我就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对你还真是一点感觉都没了!”

    该冷酷的时候,萧翼这个男人绝对会冷酷到底!

    酷夏差点陷入癫狂,五个手指头合拢再伸开,伸开在合拢,仿佛在强力压抑心头的怒气一般。她想起过往,想起那些年少不珍惜的一切,不由地后悔,可却是更加的不甘。

    “我爸死的时候,你可是答应了他老人家要照顾我的?!”

    “我是在照顾你!”

    “你该明白,我所指的照顾是什么意思!”

    “你想岔了,我和老组长都明白,那所谓的照顾,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绝对没有深意!”

    “我不信!”酷夏猛然冷笑:“我是我爸唯一的女儿,他让你坐上了这个位置,就是把你当作女婿看待的,就是要让我嫁给你的。萧翼,你别回头就不认这承诺了,我爸一手把你提上来,你总该要感恩的!”

    这一番口吻,却是暗指萧翼是靠着她的关系才能谋得今天的地位。这样的说辞,几乎是激怒萧翼。男人,尤其是真正的男人,最厌恶的,便是别人质疑他的能力。

    “酷夏,这种话,我不想再听到第二遍。我是怎么坐上这个位置的,组里的兄弟都是有目共睹的。我该不该坐上这个位置,你倒是出去问问,有哪个不服的,可以站出来,和我比一比!”

    酷夏语塞,小脸微微绷紧,就是那浓厚的化妆粉,都挡不住她那微微铁青的脸。她这银狼组大小姐的尊严,今日可是被这个男人给彻底扫地了。

    “看来,是我自取其辱了!”她蓦然吃吃地笑开,一脸的妖媚,前凸后翘的身躯也紧跟着微微颤抖,扬起一阵阵令人炫目的波浪。这女人的身材,堪称是魔鬼,有妖艳到让男人移不开眼的资本。

    她略微慵懒地拿手拂开垂落在肩膀上的头发,娇声笑:“这么说,你倒是对林梦很有感觉喽,哪怕她都已经背着你偷人了,你还是愿意心甘情愿地戴着这顶绿帽子!”

    “你可以闭嘴,然后马上离开这里!”萧翼的眼神犀利地若剑,直射酷夏。

    酷夏依然娇笑,妩媚多情,懒懒地哼道。

    “那你就好自为之吧,希望你这绿帽不会越带越绿!”

    说完,蛮腰一扭,迈着高跟鞋,“嘟嘟”地敲着地板离开。跟屁虫萧奇奇,急急忙忙也要跟上,却被酷夏给拦了下来。

    “你哥病了,你这当妹妹的,总该留下来照顾的嘛!”

    说话间,双眸闪了闪。萧奇奇愣愣地就点了点头。她向来崇拜酷夏,也最听酷夏的话了。

    酷夏一出了卧室,原本立在卧室门外的随从即刻跟了上去。两人上了车,随从问:“夏姐,那个林梦,就真的这样放过了?!”

    “那是自然!”酷夏笑呵呵地咧唇,唇瓣扬起了邪魅的幅度。

    随从冷哼了一声:“这也太便宜她了!”

    酷夏大笑,可是眼神极其的冰冷!

    是,她是一言九鼎,是会不再为难林梦!

    可是,她会为难萧翼!

    她得不到的男人,别的女人也休想得到!

    那边,还是萧翼的卧室。

    萧翼看着自己的妹妹,就气不打一处来。有这么帮着外人,算计自己哥哥的妹妹吗?!别以为他不知道,她那天来这里找林梦的麻烦,是被酷夏给推动的!

    “以后,你少跟酷夏来往,踏踏实实地上学去!”

    萧奇奇还在那不怕死的申辩:“夏姐姐挺好的啊,干嘛让我少和夏姐姐来往啊!”

    萧翼看着她,只差骂她是扶不起的烂泥了。酷夏是什么人,她是什么人!这个笨妹妹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到底有多少的分量,就她那点智商在酷夏面前混,都不够酷夏玩的。估计酷夏把她给卖了,她还得笑着夸酷夏。

    只是这些话,他没法骂出口,他深信,他这头骂完了,回头她就能一字不落地统统转告给酷夏。他和酷夏的关系已经有了裂痕,暂时还是不要闹大的为好。毕竟,酷夏是老组长的女儿,在银狼组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她要是惹点事出来,也够他喝一壶的!

    “让你少来往,是让你收收心,好好学习。找了关系把你送进了大学,你总该把毕业证给混到手吧,否则,你也太丢脸了。这若让组里的人知道,非得笑掉大牙不可,你也别指望组里的兄弟们能多看你一眼了。”

    萧奇奇一听,觉得是这么一个道理,这次就没反驳了,乖乖地应了一声。她叫萧翼一声哥,但到底血缘关系上岔了半截,不过是和萧翼同一个母亲的,即同母异父。萧翼大可不认她这个妹妹的,所以她哪怕刁蛮、闹脾气,都得悠着点来。她一心一意地当酷夏的小尾巴,也不过想认认真真地融入银狼组,让她哥的手下都能敬重她一分,不给这个哥丢脸。萧翼这么一说,她突然就想到,学校里的老师已经催着她要好几份作业了,立刻火急火燎地提出告辞,要赶回学校补作业。

    萧翼看着她话不多说,转身就走,气到低骂。

    “真是没心没肺,白对她好了!”

    竟然也不问问他这个当哥哥的现在好不好?!

    对上林梦好奇的目光,他无奈地解释:“她就是个一根筋,没个心眼,脑袋太直,别人说啥,她就信啥。有时候就是头笨驴,非得让人撵着走才行!她要是对你说些混账话,你只当是放屁好了,别往心里心里去,否则,你就是自找罪受了!你瞧好了,有些话,她自己回头都能忘掉!你稍后一问,你还能梗着脖子辩解说她从没说过这样的话!这性子,都极品了!”

    这话,立马把林梦给逗乐了!

    要真是如此,还真是当得起“极品”两个字!

    萧翼见林梦还能笑得出来,心里就放松不少。

    “梦梦,过来!”他招手。

    林梦唇瓣边的笑容略止,看着床上的男人对她大施美男计,性感的唇瓣略勾,俊脸微微带笑,不由摇头,偏不如他意,故作严肃道:“想要什么,直说!”

    萧翼挫败地叹了一口气,故意有些夸张地“哎”了一声。林梦直接选择无视。

    萧翼又不能下床把她给捉回来,然后搂在怀里,任凭自己恣意抚摸。他现在可是个病人,手软到无力,需要她服侍,又哪能自己把自己给露馅了。看来,什么事情都是有利有弊的,这个时候,他分外想念他强势地不顾她的意愿将她搂在怀里的感觉。

    “要不要听听我和酷夏的事情?!想听,就过来,我告诉你!”

    他试图利诱!

    但注定要失败,林梦根本就不在意。

    “你愿意说,我就听。你不想说,那也不会问。”

    目光,却依然放在数学书上。

    萧翼战败,只得娓娓道来。哪怕这个小女人表示了他的不在意,但是他也想告诉她这些,只为了将来不会因为这些老黄历的事情,让她对他产生误会。有些事,其实就得说开的,否则,很容易让人拿来害人的。

    故事很通俗,萧翼长话短说,自然就没什么特别的色彩了!他说的多了,不仅提了他和酷夏之间的事情,还略略提了提他的家里人,算是,将自己的人生大概地摆放在了林梦的面前。

    他的父亲,是银狼组的老干部了,一开始,就跟着已经去世的老组长干,没太大的权利,但是凭的就是一股敢打敢斗敢拼敢死的劲。在组里混了点出息之后,手头就有些钱,通过家里人介绍,认识了萧翼的妈,速战速决地就结婚了。婚后,生了萧翼,萧翼的妈却是再也无法和萧翼的爸过下去了。

    黑社会,成日里喊打喊杀,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条人命就这样没了。萧翼的妈受够了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在萧翼一岁半,断了奶之后,就提出了离婚。萧翼的爸也干脆,没对萧翼的妈采用武力,直说孩子还小,让她再忍两年,等孩子到了四岁,大概懂事了,他肯定二话不说,就和她离婚,为此,两人之间还签了协议。萧翼的爸是个重承诺的,萧翼四岁时,就果真离婚了,放萧翼的妈离开。

    萧翼那个时候已经很懂事了,打他有自我意识起,就已经明白父母在一起,貌合神离着,不过是因为他。所以他妈走了,他也没哭,只是问他妈。

    “你会想我不?!”

    童稚也有些早熟的他,能说出口的,也只是这么一句话。萧翼的妈抱着他大哭了一场,可还是决绝地走了。女人,尤其一个结过婚的女人,带着拖油瓶,是不好嫁人的。萧翼的妈还想找第二春,所以扔下萧翼,是必然的举动。

    萧翼的爸,死死地抱住了萧翼,也没多说,只说了一句,很重,很沉。

    “爸会照顾好你的!”

    以后,萧翼的爸是又当爸,又当妈,每天都争取早出早归,把这个唯一的儿子给照顾好。可是无奈,果真是应了那么一句话: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然后萧翼的爸被人给砍死了。身上统共被砍了十五刀,血肉模糊,差点连脸都认不出来了。不过萧翼被人带过去的时候,一眼就看出来了,躺在地上的是他爸!

    那一年,他六岁。没了亲人,也等于没了收入,四处游荡,一度都混入了“丐帮”。生活中,有太多的无奈,有些事,你明知道是错的,可为了活下去,却又不得不做。他被一个区的丐帮头头指命去当扒手,每天必须要完成一定的任务量。他不干,那也可以,砍下一条腿,从此趴在地上跪求路人给钱,那就可以不用当扒手。

    他还算幸运,又或者可以说他有谋略,略微学习了扒手入门之后,他第一天上工,从太阳开始升起,直到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他出手了,挑中了一头特大的肥羊——银狼组的那位已故老组长,当然那个时候,老组长还不是组长,顶多还只是银狼组的一位大干事!

    萧翼挑那人下手,是因为他曾经见过那人,那一刻选择出手,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也算是赌博。想当然,他被抓了,就他那三角猫的功夫,怎么可能是在黑道里身经百战的老油条的对手!他虽然被抓住了,却没有慌,仰着脑袋,用依然稚嫩的声音问:“我爸叫萧何汉,你还记得吗?!”

    这样的口吻,近乎是质问,惹来了老组长的兴趣,点了点头。

    “那你就收了我吧,我肯定会比我爸更出色的!”

    小小年纪,难得口气不小,很好,那我就拭目以待!——这是老组长当初批的话,于是,不知道是老组长真欣赏他,还是只是因为当时一时间的无聊意动,他跟在了老组长的身边。自然,“丐帮”那边,也就不敢拿他怎么样了!

(古默现代言情小说《豪门小老婆》已经更新到你病了,请Ctrl+D收藏本站www.haomenxiaolaopo.net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回房2
下一章:我们分手吧!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