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优馆app旧版本推送

咪乐|直播|安卓二维码   实际上,这并非银行第一次对于P2P交易接口进行短暂关闭。

我叫林好,

现在是战后总结时间。

68:46:11

“呃……索拉?”“闭嘴,让我再抱一会。”

索拉其实没有免疫迪卢木多的爱之黑痣。

虽然这个固有技能的等级只有C,以索拉的魔术资质只要集中精神就能抵御掉,但是在刚刚召唤出从者,正满心期待地盯着召唤阵去看是哪位英雄的时候,谁能料到会迎面飞来一记魅惑攻击?

即使可以事后请别人消除这个影响,但中招之后会自然地找借口去避免消除,比如说“万一被肯尼斯知道的话还怎么理直气壮地指使他干活?”“区区C级小魔术,我平时注意一点根本不会被影响。”“如果他们两个为了我争风吃醋打起来怎么办?”

哦,最后一条不算。

不过幸运的是,索拉对肯尼斯称得上是真爱,毕竟不是哪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都愿意丢开面子在一位年轻女士十八岁成年礼宴会上向她当场求婚的。

以时钟塔的交际圈来说,想办法在各种聚会中制造偶遇、主动邀舞并交谈,经常赠送礼物逐渐拉近关系,上门拜访长辈获得认可,最终在获得所有共同朋友的祝福下选一个浪漫的场景告白才是正确选择。

不过做为索非亚莉家精心培养用来联姻的小女儿,索拉是没什么机会自己挑选未来的丈夫的,并非家族会阻止她自由恋爱,而是她可能见到的“自由恋爱”对象是经过家族考察合格后才有机会出现在她面前——在魔术师的世界这很容易做到。

所以,当生日宴会上索拉满心无聊地穿着华丽晚礼服从楼梯上款款而下时,看到忽然单膝跪地求婚的肯尼斯有多么震惊和惊喜也可以预料了——这绝不可能是那群老古董能安排的。

超甜笑颜美女冬季唯美写真

那瞬间,索拉做出决定,她会丢开家族里那些长辈们要她维持的所谓“贵族礼仪”,只在肯尼斯面前做回真实的自己,如果他能接受的话……君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结果现在的情况就很有趣了,显然爱的黑痣无法否定索拉这种作为女王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态度是“被魅惑”——因为她对真爱肯尼斯就是这个态度,如果迪卢木多也能在这种态度下撑过一年的话就算魅惑成功。

再然后就是现在,在Lancer被杀的瞬间,索拉看到了肯尼斯死亡的幻象——被科技侧的连射机枪毫不留情地射击穿透,而自己正和他紧紧抱在一起。

即使明明知道那是因为作为魅惑对象的Lancer死亡而产生的关联幻觉,索拉仍然抑制不住满心的悲痛,她找到正在控制之间准备再次转移据点的肯尼斯,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他。

“索,索拉,你这样我没法集中精神控制浮空城的……”

凯悦酒店的两层建筑本来已经逐渐稳步升空,但此刻却开始摇摇晃晃起来。

“闭嘴!集中精神控制它!别胡思乱想!”索拉把脸埋在肯尼斯背后,声音闷闷的低吼。

浮空城逐渐稳定下来,肯尼斯哈了口气:“那个,索拉,我们没有怪你,大家都被那小丫头魅惑了,说起来这种不由自主地把人当做女儿或妹妹的魅惑还挺有趣,有时间可以研究一下……”

“我们结婚吧。”片刻之后,索拉说道,声音仍然闷闷的。

“什,什么?!”肯尼斯手上一滑,浮空城偏转了至少三十度。

“我说!打完这场战争就回时钟塔结婚!你有什么意见!?”索拉用力勒住肯尼斯的腹部不许他回头看自己,因为她感觉脸上烫得厉害,估计颜色也很好看。

“没……没有……绝对没有!”肯尼斯脸上表情一会呆滞一会狂喜,偶尔还切换到恐惧,浮空城开始如断线的风筝般旋转。

“我真是受够你们了!”被无视半天,原本在另一处水晶球那里协助驾驶的韦伯怒气冲冲地抢过浮空城主控权。

68:31:10

“确认肯尼斯将浮空城升起并离开,期间作出过几次战术机动,或许是为了躲避远坂时臣设置的陷阱——”

位于未远川旁的卫宫宅邸内,有一间原本是书房的房间被作为情报室整理了出来,中间摆放着条形会议桌,周围的柜子则储藏着开战以来各处的监视录像,以及舞弥通过使魔收集的纸质情报,而会议桌的正前方,则立着一张贴有冬木地图的活动板,上面密密麻麻地贴着许多照片和便签。

而久宇舞弥正站在那活动板之前,从深山洋馆的位置将一张显示着凯悦酒店高层的照片揭了下来,迟疑片刻后,贴在了地图之外。

“——然后它消失了,外围所有使魔都没有发现浮空城经过。”

“唔……”站在活动板另一侧的切嗣拿起笔,在板上的某个系列情报后面添加了一条“驾驶浮空城隐匿。”

其上面的三条分别是“Rider状态正常。”“露娜严重受损,失去战力”“Lancer死亡。”

但Lancer那条,在“死亡”后却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林好,你确定Lancer已经死亡?”切嗣沉吟片刻,忽然向坐在会议桌边旁听的林好发问。

“不然呢?一箭穿心,死前又强行使用宝具,变成金色光点四散的时候所有人都看着呢。”林好偏着头表示对这个问题的不屑。

“可是我,我感知到大圣杯并没有收到他的灵魂。”爱丽丝菲尔顿了顿才问:“而且Caster为什么不自己出来说?是受伤了吗?”

“没错,我也想问问她为什么在救了Saber之后还多此一举跑去帮助肯尼斯他们。”切嗣也帮腔。

“唔?”“嗯?”Saber·Lily和Saber·Alter听到自己被点名,同时放下手里的汉堡和饭团,抬起头来,爱丽丝菲尔连忙安抚她们。

“你以为是因为谁啊?她辛辛苦苦拉来一个盟友,结果你跑去谈判的时候跟吃了炮仗一样,差点就翻脸了好不?”这次林好把脸转了回来,语气愤愤,但下一秒对爱丽说话时就变得礼貌:“不,她没有受伤,只是因为在内部感受了一下固有结界,似乎有些心得要实践才不出现的。”

很好,看来Caster没什么大碍,接下来计算战力的时候可以算上,切嗣看着地图上位于卫宫宅的注释。

“Saber·Lily,正常,”“Saber·Alter,虚弱(无法使用宝具)”“Caster,正常。”

然后抬笔在Caster后面加上了一条:“拥有固有结界。”

“接下来,如果远坂时臣拥有基本的判断力,很快就会向这里主动进攻,我们需要尽快布置防御做好被准备。”

68:13:45

远坂宅邸地下工房的“召唤之间”内,言峰绮礼正抱着艾米尔坐在召唤法阵上,龙之介则在另一个法阵中召唤出水蓝色游鱼为Berserker治疗。

“不,不能进攻,至少今天不行。”面对绮礼立即进攻的提议,远坂时臣只是摇头:“虽然英雄王很强,可以完压制两个Saber,但也无法短时间内将她们击败。”

他的目光来回扫视着艾米尔和Berserker:“在英雄王被牵制住时,我们没有任何战力去抵挡Caster,更何况还有一个危险的魔术师杀手。”

“……明白了,老师,我会尽快恢复Assassin的战力。”言峰绮礼点头。

“老师~Berserker顶多今晚就能修好~”雨生龙之介也插话道。

“我需要去和璃正老友联系一下,请他帮忙寻找跑掉的肯尼斯阵营,在那之前,你们不要擅自行动。”时臣最后看了一眼绮礼,推开召唤之间的门走了出去。

“师弟啊,你为什么不把那些令咒的事告诉老师?”感知到时臣走远之后,雨生龙之介丢下魔力小鱼让它自行为Berserker治疗,跑过来向绮礼问道。

“因为魔术师协会和圣堂教会是对头,”绮礼看着怀里紧紧抓住他法衣衣襟、瞪着黑亮的眼睛却一言不发的艾米尔:“如果让他们知道圣堂教会拥有这种高级魔术制品,一定会想办法夺走,我不能让他们打扰父亲。”

“呃……?”龙之介欲言又止,但绮礼却很明白他想问什么。

“老师是一名纯粹的魔术师,他知道之后一定会汇报给魔术协会,以魔术师的思维方式,他只会认为那是理所当然的事,而不顾这其间有什么感情上的损失。”绮礼看到龙之介似乎打算反驳,于是抬手阻止:“举例来说,你成功拦下的‘把小樱过继给间桐家’这个行为,就是这种纯粹利益思维下的产物。”

“而且即使老师得到这些令咒,他敢像我那样对英雄王使用吗?”绮礼微微摇头不再深入解释,“这场战争中,几乎所有人都在按照魔术师的处事方式进行战斗,只有我和那个卫宫切嗣不同,不出意外的话,这次战争的胜利者将在我和他之间产生。”

“所以?”龙之介似乎对侃侃而谈的言峰绮礼很不适应。

“所以,我准备主动令这场战争加速,而且需要你的帮忙。”言峰绮礼不等龙之介再说什么,抓住他的右手开始进行令咒转移:“治疗Berserker这种脱力,大概一枚令咒就足够,不过接下来还需要战斗,所以给你三枚。”

“我说啊,师弟你就不担心我也想要圣杯吗?”龙之介挣脱不开,只好忍受着麻痒说道。

“我作为代行者,看人很准,”言峰绮礼手上不停:“你的愿望明明在召唤出从者之后就已经实现了,一直以来都是在玩而已。”

——虽然不知道那个漆黑的家伙到底实现了他什么愿望。

瞥了一眼忽然呆住的龙之介,绮礼这么想道。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